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专利 >延安日记(51) >
延安日记(51)
上传时间:2020-07-08点击:595次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51)

1944年9月22日

毛泽东同我谈了整整两个小时。现把他的话简述如下:

美国人连一个中国问题都解决不了,更谈不上解决整个远东的複杂问题了。这就是说,在最关键的时刻,不能没有莫斯科的参加。通过苏联的介入,以及苏联东部边界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的解决,也就「解决了中国的棘手问题」。蒋介石显然是反对莫斯科的这一行动的。

中国人考虑到苏联蒙受的巨大损失以及目前军事人员的短缺,準备给予必要的援助。中共领导要挑选一万多名指挥员,送到西伯利亚去受训。这些指挥人员将担任庞大的中国军队的领导,这支军队能帮助在满洲和其他日占区的苏联军队。

苏联远东告急时,中共曾毫无怨言地派出过两个最精锐的团。将来还会这样做,不过规模要大得多。

他这一番话的用意很明确,无需置详。

晚上,巴雷特和朱德、叶剑英进行会谈。

朱德和叶剑英对美国人说:

「如果蒋介石的政府和最高司令部改组,而中共又不能得到美国人的武器、军火和其他援助,那幺将来的反攻,特别是抗日的胜利,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一场长期的内战。」

「美国对贸易、投资以及稳定的市场感兴趣。但内战会严重损害美国的经济利益。」

这是中共中央主席事先授意朱德和叶剑英这样说的。叶剑英亲口告诉了我。

万一他们的计划失败,中共领导人準备採取重大的政治行动。

毛泽东打算把特区和分布在山西、河北、山东、江苏、河南、湖南等省的敌后根据地联合起来,成立一个政府。

这就是说,中国将成立第二个政府。中共领导人不仅不想隐瞒这个计划,而且相反,把计划的详情热心地告诉了盟国。

美国人原则上不反对这个计划,但是建议,这个政府不妨称为「中国解放区民主联合委员会」。

中共领导人倾向于同意这个建议,因为这样的名称是吓不着他们的美国盟友的。

毛泽东正向美国人施加种种压力,并通过他们向蒋介石施加压力。

1944年9月23日

当地报纸上发表了一篇措词激烈的社论,再次要求改组政府和最高司令部,要求把失败主义份子和法西斯份子从国家机关中清除出去。还有几篇文章将陆续发表。其中一篇尖锐地批评蒋介石体制,讚扬特区的经济制度。

按毛泽东的指示,召开了大小会议。发言人猛烈攻击国民党和重庆政府:「打倒一党专政!」

原来中共领导人在这方面的行动总要同美国人商量,现在他们显示出越来越独立自主的样子来了。日本人对桂林的凌厉攻势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作用。

1944年9月24日

史迪威即将来访,这给延安平添了很大希望。这里早就在等他了。毛认为亲自同一个高级将军会晤,能解决所有问题。再说,正是这位将军,负责美国供应中国战争物资的工作,这一定会有助于避免中转过程中繁多的公事程序。

关于将军计划来访的消息还严格保密。

同时,观察组仍在试探进行可能的合作。美国人在协商成立一个针对日军的联合情报网。中共领导人虽然和美国人在一起讨论这个问题,但这都不是毛泽东最需要的。至今他还没有得到他如此急切盼望得到的武器和弹药。

随着武器、弹药和设备的运来,所有其他问题都可迎刃而解了。中共领导人是这样想的,他们要美国人也了解这一点。

美国人希望由他们自己的专家来操纵计划在延安设立的情报网,还準备为它提供必要的设备和资金。

但是,主要问题即武器交货问题不解决,所有其他问题实际上不可能得到解决。

1944年9月25日

毛泽东没有错估外国记者来访(现在来了几批了)的重要性。与蒋介石军事上失利,国民党领导和政府的腐败,及其官员的贪污情况相比,特区看来还颇有吸引力。

几年来,特区没有受到日军侵扰,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中共领导把它弄得还算有秩序,与国统区那些经济混乱而又贫困的省份相比,就显得很好了。中共领导在炫耀这一切,巧妙地大肆宣传这一切。

外国报纸对特区和毛泽东的领导有所讚扬。凡属这样的报导都被精心收集起来,其作者将来可望受到特殊的礼遇(已经有过这种先例)。

人们从观察组组员的简短的话语和评论中可以推断,他们对特区印象不错。

现在,特区总的形势改善了,并且还拥有军事实力,这使毛能够开始他的赌博。他安下了钓饵,现在只等美国人来上鈎。如果他们上鈎,毛就会得到武器,还可能得到华盛顿的政治保护。这种保护能使他解决国内的某些政治问题。

现在,惟一悬而未决的问题,就是白宫是否与其重庆的被保护人脱离关係。谈判中有关这一部份的消息讳莫如深。我所了解的全部事实表明,毛显然以美国人的伙伴自居。

1944年9月26日

周恩来同美国人会谈时特别活跃。但是,我在无意中发现,他的一切活动归结起来就是想保住权力。此外,政治形势的千变万化对他来说无关紧要。不仅如此,一旦形势需要,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改变原则。

周恩来的活动从不超出毛泽东的政治观点,只有在他同党内的同事,特别是同刘少奇竞争时,才表现出一点儿独立性来。

周搞实际工作很有本事,比搞理论工作强。他乐观,自信,能说会道。

任弼时虽然担任过部队的政工人员,却没有什幺活动能力。他是毛泽东的亲信一类人物,是毛的指示的驯服执行者。他的谨小慎微别具一格,执行起他主子的指示来真是不折不扣。

这伙人中只有朱德是个例外,他给人以愉快的感觉。经过所有这些冲突、争执与不和之后,他仍然保持那种乐观和与人为善的性格。

近来毛有点心事,态度简慢,老打官腔。

1944年9月27日

对毛泽东来说,权的诱惑力要比党的任何利益都更为重要。他背着苏联在活动,企图按他的路子来解决远东问题。

中共中央主席估计到蒋介石军事上的失败,急于想在美国人的帮助下巩固自己的地位,以便成为中国的领导力量,不过,美国人可能并不愿意这样做。因此,他不仅想更改党的名称,而且想出卖苏联的利益。

毛泽东认为,苏联的力量在抗击纳粹德国的斗争中已消耗殆尽,因此不可能及早地、有效地在远东开战。情况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没有必要浪费时间了。美国人在中国取得成功的可能性,对他来说尤为重要,因为他尽量争取跟他们合作。

毛确信,远东和中国的命运处于生死存亡关头,只有美国才是使他们摆脱这种命运的主宰人!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