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实科幻 >延安日记(57) >
延安日记(57)
上传时间:2020-07-08点击:948次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57)

1944年11月11日

中共中央主席对同赫尔利将军的会谈十分满意。毛泽东邀请我去,把会谈结果对我作简要介绍。他有说有笑,心情舒畅。

毛泽东要我拍发几个电报给莫斯科。他当然知道,我对中共领导和美国总统的私人代表的会谈情况了解得是够多的。他要赶在我的前头向莫斯科报告。

1944年11月12日

观察组除了在特区搞情报工作之外,还採取步骤来削弱中共与莫斯科的联繫。看来,美国人从一开始就不抱幻想——他们对给共产党提供武器一事很慎重。他们对蒋介石一直都是中意的,而且以后还会如此。可是,中共领导人彻底出卖了自己。他们那幺急于想得到军事装备,急得忘记了一切,甚至忘记去掩盖自己的卑劣行径了。

赫尔利的使命,不仅在于要促使特区对日本採取强有力的行动,而且还在于要在中共领导和莫斯科之间,打进一个楔子。

可是,中共领导人设法说服了总统的私人代表,在协定草案中塞进了他们自己的条款,而这些条款蒋介石肯定是拒不接受的。

帕特里克·赫尔利过份自信,他不了解国共两党之间的矛盾,依仗着自己大权在握,在四份协定草案上签了字。协定草案一份留在延安,两份分送给蒋介石和罗斯福,至于第四份,我相信赫尔利会自己留下作纪念。这是留给他和美国外交的一件可怜的纪念品。

1944年11月13日

共产党对中国解放区的农民实施了减租减息政策(地主靠地租为生)。

按中共中央主席的意见,1931年至1934年,党在农村推行了过左的政策:地主不分田,富农分坏田。

毛泽东说:目前党还不能进行全面改革以解决农民问题,但是耕者有其田的日子总会到来的。

1944年11月14日

11月10日上午,赫尔利将军给中共中央主席一封私人信,信中说他对会谈结果深为满意。

赫尔利希望会谈表现出来的良好合作精神,在战胜日本之后还会保持下去,这有助于促进和平,有助于中国争取一个民主的将来。美国总统的使者认为,这就是他此行的崇高目标。

他感谢毛泽东提供的卓有成效的合作。中共中央主席的值得钦佩的领导,导致了国共两党协定草案的产生。这个草案首先是毛泽东亲自参加的成果,而且已由共产党通过一项具体决议加以批准。

总统的使者感谢毛泽东所表现的信赖。这一点大大感动了将军,他要求毛泽东相信,毛表现了多幺真挚的感情,又多幺能体谅别人,他是完全明白的。一个最困难的问题解决了。国共协定草案将毫不耽搁地转给蒋介石。

对于中共中央主席写给美国罗斯福总统的、请他(赫尔利)亲自转交的那封明智的信件,总统的使者表示感谢。

将军写道,中共中央主席的行动,对争取建立统一的民主的中国和胜利结束战争的事业,作出了贡献。

毛泽东在给美国总统的信中,讲到两国之间的传统友谊。这种友谊具有深厚的历史根源。

中共中央主席祝愿总统身体健康,并表示他最深切的希望,希望战争胜利结束之后,(中美)两个伟大的国家将为建立世界和平的事业并肩前进。只要美国总统愿意,两国是能够走上共同建设新世界的道路的。

中共中央主席告诉总统,他对总统的使者以礼相待。三天来,他和赫尔利将军商讨了重大问题。这些问题是:中国人民共同抵抗侵略者的问题,各抗日力量组织国民政府以求得政治统一的问题,中国的民主化问题。

中央委员会主席写道,共产党一直力争同蒋介石达成一项牢固的协定。这样一项协定会表达中国人民的希望,有助于增进他们的幸福和切身利益。

赫尔利将军此行,符合我们的愿望。我们出乎意外地获得了达到我们目的的机会。三天会谈的结果,达成了一项协定草案。这项草案体现了共产党一直坚持不懈地为之斗争的各项目标。斗争已进行八年之久。斗争的基础就是抗日统一战线。

我们党的中央委员会一致批准了这项协定。

毛泽东接着写道,他感谢赫尔利将军对中华民族所表示的同情,总之,见到赫尔利将军,极为高兴;对他的杰出才干,深为赏识。

共产党将尽力之所及,实现协定的原则。党中央授权我(毛泽东)签署国共两党的这一协定。协定是在有你的代表参加的情况下签署的。

毛泽东报告说,在他的要求下,赫尔利将军答应把协定的一份副本转交美国总统。

毛泽东对美国总统在抗日斗争中提供援助,对他为统一中国所给予的支持,以及对民主的真诚关怀,表示感谢。他代表中国人民、共产党及其军队致谢意。

这封信是按赫尔利将军的建议写的,赫尔利向中共中央主席保证,他将亲自把信交给罗斯福总统。

1944年11月15日

美国代理国务卿斯退丁纽斯宣布,召回美国驻华大使克拉伦斯·高斯。但是总统尚未任命新大使,高斯迄今仍在重庆。

南京傀儡政府的首脑汪精卫去世了。他死得其时,不然他逃脱不了中国人民的审判。

帕特里克·杰伊·赫尔利,61岁,是个职业律师,得过法学博士学位。他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退伍军人,战争结束时,他升到上校军阶。他在马恩战役中受重伤。1943年,他成了罗斯福总统在中东、印度和中国的私人代表。现在,他以陆军少将军衔,作为总统在中国的私人代表。

毛懒得很。一张沙发和一把扶手椅,大概是他闲暇时候的全部所需了。他贪吃佳餚美味,又吃得多。他还能吃到特殊供应的上等水果和乾果。

可是,近来毛不参加午夜的宴会了。他缩小了客人的圈子。现在,在他饭桌上只能见到很少几个经过挑选的人和他一起进餐。

江青显出一副很有主见的样子,能很快领悟不熟悉的问题。她好查根究底,有野心,但能深藏不露。她把自己的利益置于一切之上。

毛泽东完全处于她的影响之下,他甚至一刻也离不开她。

奥尔洛夫对我说,没有江青,毛就心神不定,有时甚至不肯试体温,不肯服药。

江青机灵而又不引人注目地推动她丈夫去解决各式各样的问题,而这些问题远非家务事。

1944年11月16日

中共中央主席假如要干什幺坏事,他就拿我来打掩护。我得给他向莫斯科发电报。

毛泽东十分明白,特区的政治和军事力量,还没有独立到可以不要苏联支持的程度。因此,可以说,只要有事,毛泽东就总是急忙“直接”向莫斯科报告的。这种行事方式,还另有目的。中共中央主席的电报发出以后,我要提出不同意见就难办了。

除了发去电报之外,中共中央主席还要我把赫尔利将军的感谢信发给莫斯科。

在处方事件和莫斯科的干预之后,毛泽东一直提防着我,儘管他小心地加以掩饰。我是个见证人。毛用他那假装对我的信赖和邀我晚上到他家促膝谈心(毛、他的妻子和我,经常没有别人在场),来使我“软化”。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