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现实科幻 >延安日记(56) >
延安日记(56)
上传时间:2020-07-08点击:889次

来源:延安日记

延安日记(56)

1944年11月5日

唐纳德·纳尔逊将以罗斯福私人代表身分再次访问中国。着名的经济学家和实业家们将随同来访。

怀特与戴维斯同机抵达延安。也许他就是美国各主要杂誌的远东评论家西奥多·怀特吧。

西奥多·怀特写的评论,一向以熟谙重庆政治内幕而着称。

如果他就是这个怀特,那幺我现在翻译的,就是他的一篇评论。

怀特写的是欧美编造的对中国看法的种种神话。

神话之一,是由只到过香港或广州等地的海员和旅游者所编造的。这些人认为中国人是「野蛮人」,认为「应该始终让他们处于炮舰射程之内」。这类「中国通」说:「东方就是东方,西方就是西方,感谢上帝的安排。」

另一个神话是蒋介石夫人提供的。她想让我们相信,中国人有礼貌,聪明等等。中国一点也没有什幺不好。没有分裂,没有腐化,没有饥荒。人民具有高尚的道德。

最后,是特区的观点。按照这种看法,重庆政府是一伙法西斯式的匪帮。没有民主,也不可能有民主,民主纯属虚构。重庆腐败透顶,军队不想抗日。

但这种观点不完全是事实。

怀特接着写到中国有三种主要力量:

1、蒋介石和国民党。蒋介石儘力要使民族传统与西方协调,统一中国。

2、封建军阀。他们的统治是建立在被压迫和无权的农民的基础上的。

3、共产党人。他们到目前为止不如国民党影响大。共产党人认为中国落后,有必要重建,这样中国才能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在这一点上,他们的纲领和国民党的纲领一致。但是,共产党人提出这样的问题:「谁来做这番提高中国地位的伟大事业呢?」回答是:「农民和工人阶级!」

共产党人不排除在联合政府的结构内,同国民党进行合作。

写新闻通讯时,很重要的是要儘力抓住事情的实质,记下来,然后迅速加以编写,拍发莫斯科!

在我写的那许多通讯报导中,塞满了大量精糙而未经加工的词句。

1944年11月7日

赫尔利本人来了!他没让人知道,突然就来到了。

中共中央主席匆忙地坐着他那老式救护车到机场去。

赫尔利就在飞机附近等他。

他们一同坐车回来。汽车在坑洼不平的路上颠簸得格格作响,一路扬起飞尘,从我身旁驶过。

赫尔利毫不耽搁,立即开始会谈。傍晚,他就会见了擅长同美国人谈判的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和叶剑英。帕特里克·赫尔利的译员是美国军事观察组的组长。

赫尔利交给毛泽东一份要讨论的问题的提纲(以及他自己对解决每个问题的建议)。共产党的领导要研究这个草案,明天表态。

赫尔利将军对与会者说,他是奉罗斯福总统之命,经中央政府首脑同意,前来中国执行使命的。「我的目的」,这位白宫使者说,「跟美国和中共之间建立关係无关。我们在会谈中,不讨论这个问题。世界大战胜利结束后,最关重要的是中国的统一问题,因而得解决国民党和共产党两大政治集团之间的争执。」

将近午夜时刻,中共领导人举行了盛大宴会,庆祝十月革命二十七周年。赫尔利是主宾。实际上,招待会就是为他举行的。

1944年11月8日

赫尔利与中共领导人会谈。

陆军少将帕特里克·赫尔利,曾任陆军部长,是俄克拉何马州的一个拥有百万家产的律师。

在昨天的宴会上,他显然为了炫耀自己,漫不经心地说,不久以前,他曾被提名去当驻俄大使。赫尔利参加了德黑兰会议,他是罗斯福的心腹之一。

从外表看,赫尔利性情开朗,急躁,不耐烦。他身高快到一米八了,瘦长条,一头稠密的花白头髮。他衣冠楚楚,自信而略带偏执。

我看,为毛泽东开老式汽车的司机是延安最倒霉的人。中共中央主席很重视坐着汽车去迎接宾客。

天晓得这个司机为了这辆车要耗费多少精力,而毛为了自己的声望非常需要这辆车。说真的,人们怎幺可以想像让他骑着马去颠簸呢?

1944年11月10日

罗斯福再次当选美国总统。

罗斯福得2,400多万选票,而亲法西斯的、反苏的杜威,得2,100多万选票!

电台用世界各种语言,广播了法西斯份子秘密取道中立国,逃出德国的消息。

毛泽东送了我一本蒋介石的《中国之命运》。他把书给我的时候,骂了作者一句不宜在此译出的下流话。

毛泽东愤怒地对我说,中国过去的历史不容蒋介石歪曲。

「这个老混蛋!」毛泽东这幺说蒋介石,而且愤怒地指出:「只有王明才宣扬说,蒋介石是中国的抗日领袖!」

对1940至1943年的整风和党内斗争(「莫斯科派」、「教条主义者」、反苏和反共产国际的活动),中共中央主席现在的解释是很奇怪的。

「王明是个叛徒,是个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共产党员。」

「我们通过批判和揭露,掀起了一场积极的斗争,使党不受野心家、异己份子和小资产阶级渣滓之害,并防止人们背离党的路线。我们为了胜利地进行反对日本侵略和蒋介石挑衅的斗争,重新组织了队伍。我坚决反对向国民党反动派让步的投降主义思想。那些人(国际主义者、『教条主义者』)相信国民党(只字不提抗日统一战线,只字不提急需共同挫败侵略者!)。我们使他们就範了!我们向全党坦率地说明,应该不怕去佔领日本人所控制的地区,来扩大解放区(一切都被歪曲,被篡改,被装扮成『理论』了!)。我们正在进行一场斗争,来反对国民党独霸抗战的领导权。」

显然,由于要準备下一次代表大会,才产生了所有这些问题。

昨天,美国和中共考虑了国共两党之间的协议草案。在赫尔利将军的坚持下,这个协议,将具有国共两党之间的正式协定的性质。帕特里克·赫尔利坦任调停工作。

据推测,这个协定将由毛泽东和蒋介石签署。

协定规定,一切抗日的党派和政治团体,包括非常的组织在内,要联合起来。政府必须保证共产党和国民党以及一切抗日爱国力量能自由而公开地存在。

协定规定,军事委员会将改组为联合委员会。所有主要的抗日武装集团,均应在联合委员会中驻有代表。委员会必须严格遵守把盟国供应的武器弹药按比例分配给各抗日武装集团的原则。

主要由国共两党代表组成的中国的联合政府,其最高目标将是团结全国的爱国力量(首先是武装力量),以打败日本侵略者。胜利之后,这个政府将开始根据孙中山先生的原则建设国家。

一切抗日爱国武装集团,必须绝对服从全国联合政府的法令。联合军事委员会是最高军事执行机关。委员会的命令对一切抗日武装力量具有约束力。

据推测,协定的第三个签署人,将是作为美国总统代表的赫尔利将军。

11月9日晚上,延安召开了中央委员会会议,会议通过国共两党的协定草案。这一文件已由赫尔利将军和中共中央主席签字盖章。

11月10日晚上,帕特里克·赫尔利启程前往重庆。巴军特上校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周恩来,与罗斯福总统的这位特使同机飞渝。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